yingli2000.cn > 盛世28彩票

盛世28彩票

盛世28彩票原标题:学校“怕出事”而取消体育课?教育部:有不当,也有无奈

  新京报快讯(记者 冯琪)8月20日,在教育部召开的学校安全事故处理机制相关情况发布会上,针对一些学校担心发生安全事故而取消体育课、社会实践的现象,教育部回应称,学校这种做法,有不当,也有无奈。

  “学校担心出事。”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鹤岗一中校长伍辉注意到,目前,学校出现一种现象:体育课把长跑取消了、把适度的对抗性项目取消了、把春游秋游和社会实践取消了,教师也不敢批评学生了……

  教育部称,体育运动、社会实践活动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促进受教育者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学校因为安全风险而取消体育课、社会实践活动,有不当,也有无奈。

  一方面,学校这样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头上悬着安全问题这把利剑,学校不堪承受安全压力和“校闹”行为。解决这一问题,各级党委政府要切实为学校办学安全托底,学校的安全底板筑牢了,后顾之忧解除了,自然就会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

  另一方面,学校也要客观理性认识安全风险,关键是做好风险防控,加强安全教育、安全管理,通过保险等各种机制分担安全风险。《意见》规定,学校不得为防止发生安全事故而限制或取消正常的课间活动、体育活动和其他社会实践活动。

  8月20日,教育部等五部门共同出台了《关于完善安全事故处理机制 维护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的意见》,明确了对各类学校安全事故进行处理的机制和途径。

  伍辉称,一旦学生发生意外伤害事故,部分家长不能以理性态度、通过合理合法途径进行沟通协调,破坏了正常教学秩序。而《意见》瞄准了学校和校长关心的痛点难点问题,基层教育部门和学校对此期盼已久。

  新京报记者 冯琪 校对 危卓

  

原标题:拿香港事务要挟经贸谈判,美国政客别做梦了!

  连日来,一些美国政客大打香港牌,妄图将中美经贸磋商与香港乱局挂钩。这显然不怀好意,也打错了算盘。

  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与中美经贸磋商性质完全不同,硬被混搭一起,说明美国一些政客手伸得太长,为了肮脏目的连道义与公理也不要了。

  不难判断,他们拿香港事务说事,不仅无助于中美经贸磋商,还可能恶化磋商前景。如果他们认为一打香港牌,中方就退让,那就太天真了。

  当前香港最急迫和压倒一切的任务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美国政客应正视现实,停止传递错误信号,更不要与乱港分子勾肩搭背。

  面对美国政客的政治讹诈,中国有信心也有底气反击。“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对任何政治敲诈,我们不仅敢于说不,更有足够力量反击。美国政客只要稍有自知之明,揽镜自照,就会发现自身的丑态和软肋。长长记性,别再说三道四了!

  

盛世28彩票原标题:[解局]对话郑永年:香港风波将如何收尾?

  [侠客岛按]

  香港的风波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如何理解、看待这场运动?对它的评估和预测如何进行?

  最近,我们跟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进行了一番对谈。以下是我们的对话实录。

  1、侠客岛:您如何看待近期香港风波中表现出来的“民意”?

  郑永年:任何一个大规模的社会运动或者说抗议,在大规模的参与者当中,很难说他们是铁板一块、或者说有“一揽子”的意见,这其中肯定有不同的意见和声音,有不同的诉求、初衷和行为。如果光看媒体报道,是看不出来这一点的。

  应该说,香港这么多年来,社会运动是一个常见的综合现象。不能说全都是“港独”诉求,但“港独”一定存在;不全是暴力,但暴力行为也很突出。这方面的评估要客观。从学者的角度看,或者说从决策者的角度,要客观,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香港社会抗议运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倾向暴力化,这个趋势要看到。参与暴力的人数也在增加。如果说早期运动的主力是“民主派”、是学生,现在的各方面人员也越来越复杂,外部因素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可能存在暴力行为的是一小部分人,但是这部分人起了很大作用。这些人不负责任,搞完破坏就跑,还穿戴了反侦察的装备。我们也看到,这两天,维持香港秩序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2、侠客岛:的确,之前在港澳办等部门的发言中也可以看到,对参与运动的人群,是有分割、有分层的,比如被裹挟的、搞港独的、煽风点火的,等等。

  不过的确,街头运动或者说街头抗议,很容易走向激进化;在群体的运动中,往往平和的会被激进的代替,激进的会被更激进的代替,这也是很多前车之鉴所印证过的。如何看待这种激进化的倾向?

  郑永年:社会运动一旦发生,妥协的声音很容易被边缘化。在香港,这种激进似乎变成了一种“道德”,好像只要反共、反大陆,就是“好”的。

  这当然是有问题的。现在香港人忽视了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是“爱港”?他们号称自己是“爱港”的。

  但是,在任何一个理性、法治的社会,行为都是要负责任的。任何社会运动都可能趋于激进化,但是如果“鼓动激进”这件事不用负责,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事情就很麻烦。

  香港就是如此。鼓动激进、破坏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护照,随时有退路,可以出国、退出香港。也正是这帮人,挟持了大部分理性人。结果就是导致破坏香港的行为。

  为什么说“爱港”这个问题?因为以前李光耀在新加坡就强调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是哪个国家的公民,你拿谁的护照?如果你拿外国护照,就不会从新加坡的利益出发。类似的机制,在香港不存在。

  所以就能看到非常奇怪的现象:警察抓了暴动分子,法官再把人放掉。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可以随便跑掉,你杀人就没有顾忌;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要负责,才可能变得理性、克制自己的行为。

  现在的问题就是,香港没有这样的机制,你破坏社会、违反法律,却不用负责任,那当然法律就没有威慑力。或者说,也可能法律有威慑力,但是你可以随时退出香港,跑到国外,那“后顾之忧”也小。

  所以,一定要让更多的香港人意识到,这些激进者不代表香港利益,恰恰是在破坏、挟持香港的利益,进而图谋他们自己的利益。只有只能呆在这块土地上、这片土地就是最终利益的那些人才可能真正“爱港”。

  3、侠客岛:如何判断这次外部势力在香港扮演的角色?

  郑永年:香港国际化程度这么高,又是前殖民地,外国势力当然广泛存在。外国势力肯定要干预香港发展的。同样可以比较前殖民地新加坡。新加坡也国际化,但是外国势力在这里活动,就要遵守新加坡法律。

  香港的问题关键恰恰在此:国际势力在香港不仅不用负责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响香港司法。

  这是非常严重的制度错位。大陆尊重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那,在香港人手里嘛?当然也没有。所以才有警队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反复出现。

  新加坡和香港以前都是英国殖民地,但是新加坡的司法体系经过了改造,代表现代新加坡的利益;香港呢?代表谁的利益?

  法治的确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核心话语,但它掌握在外国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里。当年港英当局可以在发生暴动后抓人,现在为什么反而不行?就是制度错位了。

  一般社会运动的参与者、发起人,最常见就是把自己的行为道德化,凌驾于任何的司法和制度之上。要求保护自己的时候,就说司法很重要;要去破坏法律的时候,司法就不重要。

  4、侠客岛:是的,很双标。比如说占领机场、破坏交通,在香港的公安条例中是非常明确的暴动罪,在这些示威者嘴里就是“违法达义”,或者辩称自己只是去散步、而不是非法集会。

  要求法律不追究自己暴动、要求警察保护自己安全的时候,好像又想起来有司法这回事儿了。

  郑永年:说到底,这帮人有法律概念吗?没有。对自己有利了,法律就是保护自己的工具;法律是自身行为障碍的时候,就去破坏掉。

  所以,在香港,现在没有真正的“主体”能执行香港的法治。法不责众嘛。这样一来,法律就没用了。比较其他国家、欧美国家呢?

  发生这种情况,早就抓起来了,法律都有,早就被执行了嘛。所有的香港人都知道,国际媒体也知道这种行为是非法的。但为什么没有人去执行呢?

  因为没有真正从香港利益出发的“主体”。每一种利益都为自己所图。这样下去,香港的法治要完蛋。法治本身就存在一个“信誉”问题,大家都这样做还能不被追究,法治就垮掉了。 

  5、侠客岛:您反复所言的香港“主体”到底是指什么?

  郑永年:把港澳的治理模式进行比较就可以看清楚。澳门也是既得利益轮流执政,但这个既得利益是负责的。香港的既得利益也很明确,但制度安排不是这样。

  香港的既得利益不用负责任,光落好处,包括他们控制下的媒体。为什么首任特首的公屋计划被反对?因为如果公共住房起来了就影响地产价格。

  我觉得,香港的既得利益、香港的贫富分化,光从土地这一块,就能看出新加坡和香港的分别。

  新加坡土地公有,80%的人住在公屋里,所以在新加坡,国家就是既得利益。国家的好处可以分给你;但香港的是私人的,私人的好处不会分给你。 

  内地有“主体”在,香港没有主体。政治体制改革,不是说“双普选”就能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谁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真正能代表香港利益的港人是谁?肯定不是拿着很多本护照、可进可退、没有认同感的人。现在真正爱港的人声音发不出来。

  所以说,香港的政治改革要重新设计,不是“民主派”说的“双普选”就能立即决问题。现在局势下,“双普选”可能更有利于外国利益,或者变成台湾那样不死不活的样子。这就是本质。

  2014年的时候,既然可以阶段性推进普选,为什么泛民直接否决了政改方案?不仅是他们要求表面上的“一步到位”,更多是利益考量。没有治港主体的情况下,就可以最大化自己的私人利益。

  因此,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研究香港不要光看这些人说什么,喊什么口号,关键看他们的利益分布在哪里。你去看看,香港航空公司有多少的外国利益在里面?大家都为利益说话。

  6、侠客岛:嗯,这次风波以来,内地的媒体自媒体挺多分析香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反而是港媒谈的不多。当然,更直接的表现是认同问题,大量分离主义、港独的东西出来。

  郑永年:基本上主体是97以后出生的那批人。以前我们说殖民地的教育,现在回头看,殖民地教育在回归之后变得更厉害了。

  以前香港的“民主派”还反对港英,现在他们几乎把内地看成另一个港英当局了。这是个严重的认同问题。

  老一辈香港人在港英当局时期成长起来,对中国有认同感;现在没有了,这是政治认同的问题,甚至走向了反向政治认同、“逆向种族主义”,要跟中国切割开来。

  当年邓小平设计的一国两制,早期是为了争取更多人,认为港人还是认同香港利益的,也认同国家,不过观点不同罢了。现在看,这些人是否还称得上“港人”?

  现在的港人不是原来的港人了。原来是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既有对香港的认同、也有对中国的认同。现在我们大可以怀疑,如果没有对中国的认同,是否还有对香港的认同?

  因为这些人“可进可退”,就可能变成职业的破坏者。以前回归的时候,港英当局发了多少英国的护照?多少乱港头子拿着这样的护照?他们对香港的认同是虚假的,不是为了香港好起来,只是表面上喊着“捍卫香港”的口号。

  如果运动仅仅是暴力的问题,不难解决。如果暴力的基础是认同的话,就很难解。所以我们说,97年是香港的“第一次回归”,此次风波之后,要完成认同上的“二次回归”。 

  7、侠客岛:有声音说香港已经变成中美贸易战博弈的棋子。如何看待这种声音?

  郑永年:这不可怕。第一,中国不会妥协。中国不会因为经贸损害自己的主权利益,不会妥协,也不能妥协。

  第二,香港作为经贸中心、金融中心,符合中西方利益。西方、英国、美国会放弃香港的利益吗?不会的,赶都赶不走。这对中国有利,也对西方有利。

  香港稳定,对大家都有好处。中央政府还是想维持一国两制,还是非常克制的。但是西方如果想在这里挑战中国的主权、安全,不可能的,可能变成一国一制。西方如果聪明,还是会计算一下得失的。

  第三,中国本身已经将变成最大市场,有能力消化香港的问题。即便是你西方走了,也可以。 

  8、侠客岛:您如何判断这场运动的收尾?

  郑永年:从整体来说,香港这些人成不了气候。我一个朋友是新加坡前高官,他就说,你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好了。因为新加坡人很敏感,马来西亚不给喝水就麻烦。

  这当然是玩笑说法。实际上,香港有很多制约,大部分人也知道自己跟内地分不开。但是少数激进的人利用了国际化的便利。

  这些激进分子成不了大气候。特朗普也看着的,说自行解决就可以了。中国的利益就是要香港稳定,但香港对中国的整体利益没什么多大影响。对于香港人来说,这就是切身利益了。

  任何的社会运动都有高潮、有低潮,当然也有一些所谓的“死磕派”。我个人觉得,香港的运动本身会趋向下行,就是辛苦了香港的警察。

  所以香港老百姓,真正爱港的人应该有权利保护自己,让香港免遭破坏。地方的居民当然有权利保护自己的利益。你可以破坏我的利益,我难道就没有权利保护我的?讲不通的。大家都反对暴力,但是你用暴力破坏我的利益时候,我当然也有权利反对。

  因此,要动员真正爱护香港的人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这帮人破坏自己的利益。天底下没有说你能暴力我不能暴力的道理。

  大家大可以耐心一点。要让大家看清,真正爱港,就必须爱国,因为这才是看清了香港的利益在哪儿。现在香港人都被激进的人裹挟了。

  。

原标题:陕西铜川又有重量级厅官被查,该市已有多人落马

  陕西铜川市又有重量级厅官被查。

  8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援引陕西省纪委监委消息:铜川市政协主席张惠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简历显示,张惠荣,男,汉族,1961年10月生,陕西神木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82年7月参加工作,198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惠荣早年在神木县工作,后进入榆林市神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任职,2005年任管委会主任,同年年底调任府谷县委副书记、县长。2009年12月,张惠荣出任府谷县委书记,2012年3月跻身榆林市委常委。

  2013年6月,张惠荣调任铜川市委常委、副市长,2017年2月当选铜川市政协主席。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曾担任过铜川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的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2018年1月通报被查后,该市已有多名领导干部落马。

  据陕西省纪委监委主管的《党风与廉政》杂志披露,冯新柱在2001年任铜川市副市长至2018年副省长任上被调查落马之前,17年间收受礼金从未间断,给冯新柱送礼金的领导干部,几乎覆盖了铜川市所有重要岗位、关键部门、重点单位的领导。

  2018年4月,曾任铜川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党组书记、局长的陕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原副巡视员王曙晓被查,同年8月的开除党籍通报称其“搞政治攀附、搞团团伙伙、充当买官卖官‘掮客’”。

  2018年7月,铜川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阴建盈,耀州区委原常委、副区长汪新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8月,铜川市政府党组成员,铜川市新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主任郭和平落马,铜川市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高斌被“双开”;11月,当年1月退休的铜川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2月,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委原常委、副区长赵晓峰被查;3月,铜川市金融办原主任傅强通报被查;7月,铜川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盛世28彩票原标题:福建日报社原总编辑梁建平同志,主动投案配合调查

  来源:长安街知事

  据福建省纪委监委消息:福建日报社原总编辑、社务委员会委员,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原副书记梁建平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福建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梁建平生于1959年3月,本已于今年3月退休。他长期在福建日报社工作,历任部门主任、总编辑助理、副总编辑、常务副总编辑,2009年升任总编辑,在此职位上工作10年。

  梁建平简历

  梁建平,男,汉族,1959年3月出生,福建云霄人,大学学历,1975年6月参加工作,197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5年6月至1978年12月,任福建省云霄县莆美公社林场插队知青;

  1978年12月至1984年10月,任福建日报社新闻干部;

  1984年10月至1997年8月,历任福建日报社驻龙岩、漳州记者站副站长,福建日报社总编办副主任,福建日报社政文编辑室副主任、主任,福建日报社总编辑助理,福建日报社机动采编部主任(其间1995年7月至1997年7月在三明永安市挂职任市委副书记);

  1997年8月至1997年12月,任福建日报社总编辑助理(正处级);

  1997年12月至2002年8月,任福建日报社编委会委员、副总编辑;

  2002年8月至2008年10月,任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副书记、福建日报社副总编辑、社务委员会委员;

  2008年10月至2009年7月,任福建日报社常务副总编辑、社务委员会委员,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副书记;

  2009年7月至2019年3月,任福建日报社总编辑、社务委员会委员,福建日报报业集团党组副书记;

  2019年3月,退休。

  

原标题:联邦快递来华包裹涉枪又双叒是“误操作”?专家:好好补补“法律课”

  8月18日,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通报一起案件:该局近期接到报警,福建某运动用品公司收到由美国联邦快递公司承运的一美国客户寄出的快递包裹,内有枪支。目前,福州警方已将枪支暂扣,并开展立案调查。

  又是联邦快递,不久前才因转运华为包裹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枪支位列我国禁邮递物品首位

  枪支在我国是严格管控、禁止邮递的物品,为什么联邦快递承运枪支能从美国进入我国境内、并被收到?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联邦快递承运了向中国境内邮递的枪支这一事实。

  我国对枪支一直有着非常严格的管控,在国家邮政局《禁止寄递物品指导目录》里,十余类禁止邮递物品中,“枪支(含仿制品、主要零部件)弹药”是排在首位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未经许可制造、买卖或者运输枪支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我国邮寄武器已经属于刑事案件,根据我国刑法,一般可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最严重的可处死刑。联邦快递在国内承运时如明知故犯,后果无疑很严重。

  包裹收寄“三个100%” 堵截违禁品

  为了把违禁品堵截在寄递渠道之外,我国对快递包裹收寄有非常严格要求,“三个100%”:100%实名收寄、100%开箱验视、100%过机安检。

  含枪的包裹是从美国寄出的,在收件的时候,如果明知是枪支,并寄往禁枪的中国,承运企业是不是有义务遵守中国法律,停止运输?另在过海关以及国内承运的过程中,又要遵循哪些程序,联邦快递在这里是否尽到责任了呢?

  专家:跨境物流该遵循哪些规则程序?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 杨达卿:联邦快递是1984年进入中国市场,对市场法规制度比较了解,享有国际和国内快递的支持,这样情况下,联邦快递应遵守中国相关法规。寄往中国枪支事件说明联邦快递服务监管存在问题,国际快递中海关有行政互认协议,美国海关要承担一定责任。

  遵守业务所在国法律是基本底线

  仅就美国联邦快递公司来讲,作为全球主要的快递物流企业,一家进入中国市场30余年、占有可观市场份额的快递物流企业,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法律是最最基本的底线。而从技术上说,联邦快递公司也应当有能力从发往中国的邮包中查出枪支这样的致命武器。

  巧合的是,这已经不是联邦快递今年第一次犯错了。

  今年的5月6月,联邦快递公司曾发生接二连三的一串“误操作”,比如把华为公司从日本寄往中国的包裹运到美国、以美国政府禁令为由退回了一部从伦敦寄往美国的华为手机,等等……而这一切被联邦快递自己解释为是“失误”的做法都精准地指向华为。

  接二连三 联邦快递对华为包裹“精准失误”

  5月23日,有网友举报,称美国联邦快递公司未经许可,将2个从日本寄往中国的包裹,莫名其妙地转运到了美国,并进行了检查。当天,联邦快递就迅速否认此事,称网友的举报,与事实严重不符。但该起事件还没有过去,紧接着,联邦快递就又出现了一起相同的错投事件,而且,依然是华为的包裹。

  路透社5月28号报道,华为向该媒体透露,联邦快递除了将华为2个从日本寄出的包裹私自转运至美国外,另外还对2个从越南寄出的包裹进行了扣留。

  对于这一次,联邦快递当天就发布了声明,突然改口承认“失误”,并表示说,他们重视所有的客户,由于公司每天有超过1500万个包裹,他们对于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表示抱歉!接连两次事件发生后,6月1日,国家有关部门决定,对联邦快递立案调查。

  国家邮政局局长 马军胜:最近我们接到用户投诉,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在没有征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也在没有事先对用户告知的前提下,擅自将快件转寄他地,没按约定的地址进行投递,严重违反了我们国家快递业的法规,也严重损害了用户合法权益。所以国家有关部门决定进行立案调查。

  就在舆论追问联邦快递,为何在每天1500万个包裹中,只对华为的包裹做到“精准失误”时,来自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就指出,事实上,联邦快递是为配合美国政府打击华为的措施,对内部协议作出了更改,从而导致这家快递巨头,将华为的包裹,送到了美国。

  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陆慷:我不知道把货物转运错地方,对FedEx公司来说是不是经常发生。如果是经常发生,对FedBx这样的大公司确实不应该;如果不是经常发生,就更需要FedEx解释清楚为何最近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在华为身上了。

  6月21日,针对华为的快递事件,又发生了。美国知名IT杂志首席分析师塞根曝料称,该公司一部从伦敦寄往美国的华为手机,竟然被联邦快递以美国政府禁令为由而退回。这一次,联邦快递给出的解释,仍然是“错误操作”。对联邦快递一而再、再而三的所谓失误,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是,不是事实。阶段性的调查结果还显示,联邦快递的问题,远远不止这三起。

  另发现联邦快递涉嫌滞留逾百件涉华为公司进境快件。调查期间,还发现联邦快递其他违法违规线索。国家有关部门将秉持全面、客观、公正的原则,继续依法深入开展调查工作。

  专家:并非失误 联邦快递需补法律课

  联邦快递把之前华为包裹被转运到美国的事情称为“失误”,经调查发现并非失误。而这次它将涉枪包裹运进中国,这是联邦快递的又一次“失误” 吗?

  评论员 洪琳:关于“失误” 联邦快递该去查字典,经调查,不仅有华为的快递被送往美国,而且还有几百件快递被滞留,显然这一切事件不是正常差错比例。这次的枪支入境事件,联邦快递更是需要补中国法律课。

  如果联邦快递将涉枪包裹运进中国不是“失误”而是明知故犯,按照法律该如何处理?联邦快递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类事件,暴露出最根源的问题是什么?

  评论员 洪琳:枪支的邮寄对于社会的安全会造成很大的危害,近期我国出台的不可靠实体名单,联邦快递拼命想上热搜,自己主动往名单上挤,奉劝联邦快递不要自己往不可靠实体清单上爬。作为一个国际快递业巨头,此番作为是否在想方设法玩政治呢?近期美国针对中国出台了多种政策,联邦快递在这里面又充当了怎样的角色?在此警告联邦快递企业玩政治犹如爬“手电筒光柱”。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ingli2000.cn

copyright ©right 2019-2021。
yingli2000.cn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123456@qq.com